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时政

80后在性开放中深受伤害_两性

来源:乌鲁木齐新闻网  日期:2021-07-08  阅读:
80后在性开放中深受伤害_两性 不久前,一封读者来信引起本报编辑部的注意。信中,这位署名“苦闷男生”的读者讲述了他朋友的感情困扰:现在的女友曾与前男友发生过性关系,自己不知该如何面对。他感慨,虽然不少“80后”对待性、爱与婚姻的观念越来越开放,可自己与朋友一样,也是具有传统思想的男生,在类似的“性开放”中深受伤害。  说实话,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,类似的观点放在今天讨论,也会被不少人认为“老土”和“过时”。然而意外的是,在我们发起的关于这一话题的读者讨论中,大多数年轻人都有与这位“苦闷男生”类似的经历,他的困惑,同样也是他们的困惑。    在传统和现实两种力量的同时作用下,“"80后"应该怎么爱”成为一个迫切而现实的问题。    在近年来一些媒体报道和专家的研究成果中,当代中国年轻人的性观念正变得日益开放起来:    2004年年初,教育部重点课题组对全国26所院校的大学生进行的调查发现,表示“双方愿意就可以进行性行为”的占32.3%,表示“只要基于爱情就可以”的占19.8%,表示“有助于适应未来婚姻生活”的占7.1%,表示“只要能结婚则无妨”的占8.0%,这四项加起来,比例超过60%。    同样是2004年,在四川省中英性病艾滋病防治合作项目专家论坛上,性教育专家公布的权威调查显示:九成以上的当代大学生对婚前性行为持肯定态度。研究人员特意对这一结果进行了时间上的比较――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对婚前性行为持肯定态度的占48%,90年代上升到76%,到了2004年上升到91%――进而得出结论,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学生的性观念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,91%的比例已经与西方非常接近。    2006年,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在对北京市5所高校1310名本科生进行的性观念调查中,半数以上的学生表示在双方相爱、朋友关系稳定、正准备结婚的情况下,婚前性行为是可以接受的。    然而,作为百分比背后活生生的个体,我们的性观念真的这么开放了吗?   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,每当提起性观念、性道德的问题,如果谈论的对象是“社会群体”或者“别人”,人们总会表现得更加开放和宽容;而同样的问题,一旦主角换成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人,不少人的态度就变得保守和苛刻起来。    “爱情本身是高贵的,是神圣的。一旦性早于爱情,当真正的爱情出现在面前时,我们还有资格自由地享受吗?”“苦闷男生”的这个质问,引发了不少有类似经历者的同感。    一位读者在来信中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:两名校园恋人同居了将近一年。不久前,男生又偷偷和另一个女孩同居,东窗事发后两人最终选择了分手。在这场爱情中,虽然女生是无辜的受害者,但在别人私下的议论里,对她,除了同情和惋惜之外,更多是刻意疏远――在许多人看来,她不再是一个纯洁的女孩了。    “人人心中都有处女情结。”这位读者感慨道。    所谓“处女情结”是件心照不宣的事。类似“男孩子谈恋爱再怎么着都不吃亏”、“在两个经历了性生活的男女分手时,女性的伤害一定大于男性”这些普遍看法,实际上反映的是人们在看待婚前性行为时,对男性的宽容和对女性的苛刻。    “这都是老故事了,但这样的重复也正意味着它的典型。”中国性学会官方网站总编辑李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举了一个更加极端的例子――    有朋友在做心理咨询时曾遇到过一个个案:一个男人总是打老婆,打得头破血流、鬼哭狼嚎的。他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对,但没办法,不打不行,不打他自己难受,得拿头撞墙,跟犯了毒瘾一样。之所以这样,就是因为16年前,妻子在同意他求婚之前,不光跟他交往,同时跟别的男人还有书信往来,互有好感。虽然他老婆最终同意嫁给他,并跟以前的“男友”完全断绝了联系,但他还是不能忍子宫癌免疫治疗费用受。“16年来,心里经常难过得像刀割一样,肝肠欲裂。实在没有办法,打老婆出出气。”    对一些男人来说,这关乎尊严。“传承了几千年的贞操观,似乎只是一觉醒来就变了,变得太快,以至于我们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。我没做好这种准备,我北京卵巢早衰咋治周围还有好多人也没做好这种准备!”有读者在来信中表达了这样的看法。    “如果对方真的爱女友的种种优点和基本人品,就不会那么在意其是不是"贞女";如果一个男人仅仅以"贞洁"来取人,那决不是一个现代的正常男人之爱情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、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陈一筠这样认为。    旧传统余威犹存,新观念冲击不断,在传统和现实两种力量的同时作用下,“80后”成为中国第一代必须直面“性开放”观念的人。也正因为此,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他们,面临的是以往任何一代人都不曾有过的观念上的冲击。    李扁告诉记者,总体上看,中国人对待“性”,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、主流的观念,而几种并存的性爱观之间甚至有时还会发生冲突。如果细分,可以用以下3种性爱观来对国人的性观念做个描述和概括:道德主义的、科学主义的和人本主义的。    道德主义的性爱观,即所谓的传统性道德观念,其极致是守节、殉夫,理想境界是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;它的另外一面是三妻四妾、三从四德、夫荣妻贵这一套。现代人说“传统”的时候,只取其“好”的一面,显然是一厢情愿的。科学主义的性爱观是对道德主义的矫正,注重从生理角度去讲性活动,看到的是如何满足需要,规避风险(如怀孕、疾病等),具体表现为同居、试婚等等。人本主义的性爱观是在科学主义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、有价值导向和道德坚守的性观念,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传统性道德的性道德观。如果说科学主义的性爱观对传统道德还有某些迁就或者敷衍的话,人本主义的性爱观则是底气十足地从人性出发,自成体系。    “有些人,在行动上进行了婚前同居、婚前性行为,却最终没有结婚,这些人实际上奉行的是科学主义的性爱观。可以说,他们骨子里的价值观还是道德主义的。只有人本主义的性爱观,才不再追究是不是处女。但是目前的中国人,都是在道德主义性爱观的"羊水"里浸泡大的,处女膜还是国人不能承受、难以突破的生命之膜。”    年轻人了解到自己的女友跟别人上过床,已经不是处女,因此非常难过,这不是一例两例,非常普遍。“我认为这是一种社会病,更是一种心理疾病,是心理健康失衡的表现。当然,这种失衡带来的痛苦,是真实存在的,这也是转型期阵痛中的一种。”李扁说。    “苦闷男生”在信中提到“许多男生都在遭受同样的折磨,其中最受伤害的无疑是那些重感情、坚持传北京干细胞医院有多少家统观念的”,对此李扁认为,现在持开明观点的人,有不少都与这种痛苦作过艰苦的斗争。斗争的结果,是自己的心理结构发生了转变,破除了一种“自我固执”,把自己从处女情结的折磨下解放出来了,终于放松了自己紧绷的神经,给自己也给他人释放了一点儿空间出来。    关于这一问题,陈一筠在自己的博客中也曾提及:一位青年女性来咨询,说是与过去的男友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发生过性关系,失去了“贞洁”,现在与第二位男友感情发展很顺利,已在讨论结婚事宜了。但她心里像揣着一只兔子那样忐忑不安,不知该不该把“那件事”告诉对方。    对于面临类似局面的年轻女性,陈一筠的建议是:过去与异性朋友的交往,不必向现在的恋人和盘托出,该保密的保密,该撒谎的就得撒谎。“这是一种"利他主义"的谎言,目的在于减少可能发生的误解或猜疑,以免折磨对方。况且,保留隐私也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。”她认为,即使觉得过去做过某种错事蠢事,不说出来似乎心情就无法平静,但如果考虑到对方的利益和心境,还是三缄其口为佳。 
友情链接